天牛新闻 互联网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题图 | 视觉中国

作者/黄青春

“黄薇,黄了。”

12月20号,浙江省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发布公告,对黄薇(薇娅)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偷逃的税款进行追缴、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其以一己之力将文娱电商领域罚单数额拉升至十亿级别,甚至远超当年范冰冰8.8亿元的记录。

旋即,薇娅夫妇先后发文致歉,却依旧没能逃过商业版图的坍塌——淘宝、微博、抖音账号接连被封,这种由点到线的账号绞杀力度,无异于宣告这个直播带货的顶流IP走到了尽头。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另据谦寻员工曝出的群消息,原本薇娅计划晚上七点半进行直播,结果因为处罚紧急取消,薇娅事业部总经理古默(薇娅经纪人)对员工们表示,“接下来大家先行回家休息,在此期间工资照发,公司会积极应对,后续的安排我们会尽快通知大家。”

至此,短短一个月内,雪梨、林珊珊、薇娅三位昔日头部主播皆因偷税、漏税相继坠落,亲手葬送了蒸蒸日上的事业。

一场造富浪潮的弄潮儿

虽然直播电商不过是近两年才被热捧的风口,但它已经在加速重构电商江湖的势力版图。

2017年,直播电商市场规模不过190亿元;2018年市场规模急速攀升至1330亿元;2020年随着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迅速崛起,市场规模也扩张至9610亿元。甚至,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22年中国电商直播市场规模进一步上升至1.5万亿元。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中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

直播电商之所以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势能,本质是对流量成本的控制及流量运营效率的最大化,从根本上解决了传统电商两大顽疾——降低获客成本、提高转化率。

基于此,在流量变得稀缺,成本居高不下的大环境下,淘宝、抖音、快手、拼多多B站、小红书等一众互联网公司接连进军直播电商试水。

与此同时,被潮水推至顶流的主播也展现出令人咋舌的吸金能力——2021年2月,福布斯中国发布“2021商界20位潜力女性”榜单,薇娅位列榜单第5名;5月,新财富发布《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薇娅&董海锋夫妇以90亿身家成功登榜,位列第490名,与今日资本徐新、饿了么张旭豪、老干妈陶华碧并列。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实际上,早在2020年11月便有人爆料称“薇娅年入50亿元”。薇娅随后在接受《封面》专访时回应“年入50亿、月赚几个亿”的说法过于夸张,但也承认2019年确实卖了100多亿。

毕竟,薇娅与其团队如同一台高速运转的“赚钱机器”,不舍昼夜早已成为常态。一年到头365天几乎天天开播,单场直播成交额动辄数千万,节假日、电商节数据只高不低。

源于此,第三方统计机构今日网红数据显示,2020年直播带货总榜上,薇娅以311亿带货额名列榜首;2021年双十一,薇娅最终揽下82.52亿元的销售额。如此惊人的带货能力,难怪逃税金额都能超过6亿元。

不过,雪梨作为淘宝前三甲的主播,其与林珊珊所缴纳的税款、滞纳金和罚款之和也没超过1亿元。那么,薇娅的处罚金额为何会如此之大?

根据浙江省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发布公告,经税收大数据分析评估发现,薇娅存在涉嫌重大偷逃税问题,遂依法依规对其进行立案并开展了全面深入的税务检查。

2019年新的《电商法》明确规定:电商平台经营者应当记录、保存平台上发布的商品和服务信息、交易信息,并确保信息的完整性、保密性、可用性,商品和服务信息、交易信息保存时间自交易完成之日起不少于三年。

经查,薇娅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主动补缴和报告的部分,处0.6倍罚款;隐匿收入偷税未主动补缴的部分,处4倍罚款;对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偷税的部分,处1倍罚款;最终,追缴、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相比之下,“一爽”、“一冰”这些原本天文数字般的财富度量值在“一薇”面前都变成了“小巫见大巫”。

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剑文认为,本案中,税务部门对当事人不同的偷逃税手段处以不同倍数罚款,既体现了依法查处的法律权威,又充分考虑了当事人主动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的情节,反映税务部门宽严相济,坚持执法力度和温度相统一。

明星、网红为何喜欢成立工作室?

梳理雪梨、林珊珊、薇娅三位头部主播的偷漏税案例不难发现,她们都是通过成立个人独资企业性质的工作室来改变收入性质,进而将劳务所得转为经营所得。

工作室属于个人独资企业的一种,主要分两种情况:一种是为了创业,个人工作室比有限公司注册门槛低,不需要融资、注册资金、股东等相对简单,可以省去很多个人麻烦和启动成本;另一种便是为了节税,很多高收入人群选择注册工作室与企业签约,比如律师、设计师、网红主播、明星、企业高管、技术骨干等。

对此,安杰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洪雷对虎嗅分析:

“一般直播的网红跟平台有很多合作模式,小主播会以个人名义跟平台签一些劳务合同,这种情况下平台支付劳务报酬,主播佣金、坑位费收入算劳务报酬,适用3%~45%的税率纳税,超过96万的部分都需要按45%交税。所以,头部主播会成立工作室来逃税。

比如工作室营收100万,税务局并不是根据它的业务流、现金流去征税,而是根据这个行业所在惯常适用的一个利润率,即划定一个税收区间去按照经营所得征税,它按照五级累计税率,最高35%。”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为此,一些收入较高的主播就能通过成立多家工作室,而由同一人成立的多家工作室可以分别纳税,不合并缴纳,这样又再次节省了税款。甚至,不少地区为了吸引企业入驻,会对相关工作室提供优惠政策,降低税率或是以奖励形式将部分纳税返还,这使得缴纳税额更低。

以“避税天堂”霍尔果斯为例,此前当地一家代办公司人员对《等深线》记者算过一笔账:

假设一家艺人经纪相关企业年收入一个亿,利润率为 30%,年利润则为 3000 万元,企业所得税应该是 = 利润 x25%=750 万元。但按照霍尔果斯特区享有的政策,前五年所得税全免,免税期满后,再免征五年企业所得税地方分成部分。

而且在所得税减免之外,企业如果当年缴纳增值税、所得税、营业税、及附加税等当年留存地方税款还会按照比例进行奖励。

据报道,薇娅、李佳琦税收核定主要在“税收洼地”上海崇明岛完成。当地规定,崇明岛上的个人独资企业不再缴纳企业所得税,只对投资者个人取得的生产经营所得征收个人所得税。

甚至,崇明岛园区注册个人独资企业可申请核定征收,同时也享受退税政策。应税项目为“娱乐产业”来说,核定后的综合税率,为1%-7%,最高不超过7%。

天眼查App显示,目前薇娅(黄薇)有16家关联公司,其中11家为存续状态,7家设在上海崇明,这也是薇娅致歉声明中提到的税务筹划的一部分,投资版图涉及电子商务、服饰贸易、企业管理等。

其中,除云南娅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上海达未企业管理咨询中心等8家企业由其全资持股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外,薇娅还持有广州微娅锋贸易有限公司49%的股份、广州薇蜜可思服饰有限公司45%的股份,以及上饶嘉谦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5%的股份,这3家企业的疑似实际控制人均为薇娅丈夫董海锋。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可强势如李佳琦、薇娅,在其动辄几十万坑位费(2021年5月淘宝新规,真实销量低于目标销量20%,对商家免去全部坑位费)、GMV分成提佣及最低折扣“压榨”下,许多中小品牌变得苦不堪言。一位辣椒酱品类商家告诉“深燃”,当时一位招商给他报价,李佳琦坑位费40万、佣金10%~20%,薇娅35万、佣金5%~15%,“你也不知道中间到底隔了几层”。

这样一来,品牌商很难赚钱。为此,行业里流传着“品牌苦李(佳琦)、薇(娅)久矣”的说法。

甚至,大品牌面对李佳琦、薇娅的时候话语权也非常有限。比如上个月李佳琦、薇娅与欧莱雅之间的battle,无论李佳琦、薇娅试图帮粉丝出头还是欧莱雅工作人员嘲讽“李佳琦只是打工人”,某种层面上不过是双方在彰显“主权”,是主播与品牌正面争夺话语权,也是李佳琦、薇娅维持绝对头部的必然姿态。

为此,曾有阿里内部人士私下向《深网》表示对李佳琦、薇娅的不满:

“拿着集团最好的流量扶持和战略资源,赚来的钱都落入了自己的口袋,破坏了集团原有的产业链条,还要不断挑战集团客户的底线。甚至随着头部主播吃掉市场上大部分资源以后,烧钱做广告不一定能拿到好宣传和销量。就算拿到了,观众也只会感谢主播拿到了好的折扣,而不是感谢品牌的让利。”

直播电商,何去何从?

薇娅“翻车”后,很多人说淘宝直播很受伤。毕竟,李佳琦、薇娅的崛起,淘宝下了血本、倒灌不少优质资源。不过,也有人不这么认为,一位资深电商观察者就对虎嗅表示,消费者只认李佳琦、薇娅,不认平台,反而让淘宝显得有些被动。

“其实薇娅对阿里的影响不大也不小,你看第一个干掉薇娅的就是淘宝直播间,然后是微博,接着是抖音。后续可能只是一些规划里会少top3里两位主播能预估的GMV,毕竟薇娅本身没有自营品牌,更多是在品牌组货的供应链布局,不像雪梨自营女装占比很高。”

而且,上述电商观察人士还进一步补充称,“淘宝直播好歹卖货走的是淘宝链接和淘宝V任务系统,卖货佣金这一块是平台代为缴税,而抖音和快手19年开始爆发时候的佣金,大主播经得起查吗?”

鉴于此,薇娅被罚的消息刷屏后,李佳琦的动向备受市场关注。不过,李佳琦所属公司美one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老老实实经营,本本分分直播,一切经营正常。”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与之相随的是新华社消息称,已有上千名网络主播主动自查补缴税款,这其实是对整个直播电商生态的规范和信号。或许代表着整个直播电商野蛮生长的时代,已成为过去式。

不可否认,直播电商依旧是一条广阔的赛道——据易观发布的《电商行业洞察2021H1》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交易规模从1400亿增至1.06万亿,年增速分别为183%、161%;2021年上半年直播电商交易规模已破万亿,预计2023年直播电商规模将超4.9万亿元。

至于薇娅让出来的份额,应该很快会被其他人瓜分殆尽——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中国直播电商相关企业累计注册有8862家, 行业内主播的从业人数已经达到123.4万人。

不过,今年9月中宣部下发的《关于开展文娱领域综合治理工作的通知》中,明确提出要对明星艺人、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要定期开展“双随机、一公开”税收检查。

薇娅被罚13.41亿的天价警示

有税务部门知情人士告诉《新京报》,雪梨等人的追缴行为对带货主播这一新兴行业起到警示作用,未来会进一步加大对网红带货主播们的追缴税款力度。

所以,在对薇娅开出罚单时,税务部门称,在平台经济快速发展过程中,部分网络主播的税收违法行为,扰乱了税收征管秩序,破坏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税务部门依法依规对有关网络主播税收违法行为进行查处,有利于平台经济长期规范健康发展。

秦朔在相关文章中将其类比成“胡萝卜加大棒”:

所谓“胡萝卜”,是对明星、网红自查补税的,给予宽容处理,比如免罚。以郑爽为例,她被查实偷逃税大概是7100多万元,被罚款金额接近2.2亿元。因此税务部门从轻罚款甚至免罚‘优惠’力度极大。

至于“大棒”,是指一旦被查出偷逃税,将不会享受上述从轻或免罚,根据情形甚至可以给予5倍顶格罚款。如果明星、网红不配合补税,将被告到行业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在当前形势下可能葬送职业生涯,甚至身败名裂。

不过,安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蔡宗秀对虎嗅表示,国家目前现有的税收法律体系,征管体系其实都是在既有的制度下去做核查,并非说针对某个行业。

她还进一步分析称,因为杭州税务局对薇娅的处罚金额巨大,大家才会格外关注,并过度解读是在释放行业信号:

“任何一家公司合法合规经营是生存红线,税务部门可能同时查了几千家企业,只是其他企业处罚金额小,没被公众注意力放大而已。国家并没有去打击任何一个行业,而是在逐步提高合规经营合法经营。如果觉得自己企业在税务合规上存在问题,应该尽早去咨询专业的律师或税务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天牛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人民网评薇娅偷逃税款被重罚,为谁敲响警钟?

薇娅被罚13亿敲响警钟:主播行业“侥幸逃税”行不通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