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牛新闻 互联网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薇娅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一夜之间,薇娅庞大的直播带货王国轰然倒塌,灰尘漫天。

昨天下午,薇娅逃税事件爆发。网络主播黄薇(薇娅)因偷逃税被处罚,处罚决定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天文数字一出,全网震惊。

原计划昨晚7点进行的“薇娅彩妆节”直播取消,“薇娅”在淘宝上无法搜索。很快,抖音、微博等平台也封禁了薇娅账号。

短短几个小时内,这位无数官方荣誉加身的“直播一姐”,就这样从网络空间消失了。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在离开之前,薇娅似乎还想留住最后的体面。昨日傍晚发布致歉信,表示在自查和调查过程中发现自己确有违法行为,深感愧疚,接受处罚决定。

丈夫董海锋则表示自己难辞其咎,没有帮薇娅做好相关保障工作,最终酿成大错,“在向公众道歉的同,我更应该向我的妻子薇娅道歉,对不起!

昨天下午,一张薇娅事业部信息通知群的截图流出,言语间显示已经在开始安排人员安置工作。“接下来大家行回家休息,在此期间工资照发……希望大家一起陪伴薇娅渡过难关艰难时刻。有幸与各位成为同事,感谢大家!

一路狂奔的薇娅,在这条野蛮生长的直播赛道上停下了脚步。她是如何从“点石成金”的品牌福音,一步步走向失控的呢?

其实在过去几个月中,早有端倪。

01

庞大的薇娅王国

这场风波早有预兆。12月初,薇娅和丈夫的合资公司“杭州谦壹”被媒体发现已经注销,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当时引起许多猜测。

有网友怀疑夫妇俩感情生变正在进行财产分割(昨日的道歉声明也打消了这点质疑),更多人则将此事与上个月雪梨逃税事件关联起来,推测薇娅正面临查税危机。

薇娅夫妇名下共有36家关联公司,除了注销的“杭州谦壹”之外,近两个月还有两家公司被接连曝出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分别为杭州薇娅惊喜社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和杭州锋味派食品有限公司,而这两家公司还都是今年刚成立的。

据今年“新财富500富人榜”显示,薇娅的身家达到了惊人的90亿元。从去年1月到今年9月,她的净收入达到29.2亿,超过李佳琦的24.1亿,在直播带货界独占鳌头。

“薇娅”这个符号,代表的早已不是一位带货主播,而是一整个超乎常人想象的庞大电商王国。

这个王国中最显眼的“城堡”,就位于杭州阿里巴巴滨江园区,薇娅“谦寻控股”的整个直播电商生态系统共有10层。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1楼是仓库,2楼3楼是优质供应商的展示区,4楼和9楼两层办公区容纳了杭州的300名员工,5楼是公司其他数十位主播的直播区域,在10楼还有一个全流程一应俱全的服装设计工作室。

除了这里的300人之外,谦寻在北京、广州还有700多名员工。整个谦寻公司的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5.5岁,包括CEO奥利、薇娅助理琦儿在内的高层管理团队都是90后。

这些年轻人和薇娅一起每天面临着高强度的工作节奏,几乎没有正常人的节假日,因为每个节日都是一场直播大战。大多数员工午后开工,每天半夜下班,有时要熬到凌晨三四点。

食品类目主管叶静在接受媒体访时将他们的工作场景类比为80年代的工厂,“缝纫机一排排,我们只是换了个工具而已”。因为每天大量试吃,她入职两年胖了30斤。

02

今年屡屡翻车

通过流程繁琐的试用、筛选,大量品牌出现在了薇娅的直播间中,被消费者看到。

曾几何时,薇娅似乎的确能够点石成金。例如“三只松鼠”,在2018年初首次进入薇娅直播间,几年深度合作下来销量大增,从一个零食品牌升级为代表着时尚、个性的国货新贵。

但在这样高强度的野蛮生长后,原本号称“严格把关”的薇娅,在今年却在选品质量上屡屡翻车。

依然是“三只松鼠”,有消费者今年双十一活动期间在薇娅直播间购买了该品牌旗舰店坚果产品,打开食用后发现变质发霉。

该消费者称品牌方以“已开封的食品就算送检也无法作为证据”为由,一直想退款敷衍了事。“原本以为薇娅直播间方面会有更积极的回应,但一直没有,直到事件发酵客服才回复,很失望。”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今年8月,上海市消保委发文点名薇娅,号称销售第一、薇娅带货的田园主义全麦面包,实测能量高出宣传40%。该款面包存在低标能量的情况,损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

类似的产品资质问题在薇娅直播间一再出现。今年5月,薇娅带货Supreme x GUZI联名的挂脖风扇,并多次强调该产品是美国联名。不少消费者指出这是山寨Supreme,但薇娅和品牌方却回应“品牌方相关资质可能在法律上有效”。

“我们联名的是中国Supreme,不是美国的,消费者非要认为我们是美国的买了之后觉得被骗了,那我们就道歉。”

一系列产品质量与资质风波,让“薇娅推荐”的可信度越来越低,电商神话逐步瓦解,点石成金的光环成了一场场抽佣、坑位费的金钱游戏。

03

野蛮生长,“把握命运”

直播带货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行业,如果可以称之为行业的话。

每一个主播都在这条新生赛道上飞奔,薇娅是其中跑得最快的之一。

她要跑赢的不仅是这些主播对手,还有这个野蛮生长的环境中,从零开始构建的行业准则。这是她的立身之本,也是她的商业王国的基础。

可能许多人都忘了,薇娅也是娱乐圈出身。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2005年,李宇春拿下超女冠军的同一年,薇娅在另一档叫《超级偶像》的节目中脱颖而出夺得冠军,成了梳着脏辫的歌手Lil V,出道后签约大唱片公司,还和林俊杰拍过广告。

“虽然出单曲、接商演、接触综艺,但是忙来忙去却入不敷出,后来尽管出了唱片,也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薇娅在自传《人生是用来改变》中这样回忆到。

“我怕无望的等待,更怕命运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

她的丈夫董海锋同样也在演艺圈打拼过,年轻时是个街舞舞者,还为林依轮当过伴舞。在放弃歌手事业后,薇娅2008年和董海锋搬到了西安,开起服装连锁店,生意不错。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她转战电商的契机在2012年,有个女孩在店里试了10件衣服,最后却一件都没买,而是动动手指在手机上网购了更便宜的同款,这给了薇娅很大刺激。

薇娅看到了新趋势的到来,关掉了西安所有店铺,举家搬到了广州开始淘宝创业之路。

交了几年学费之后,薇娅摸清了淘宝的玩法,整合了工厂和供应链,电商事业步入正轨。

2016年她抱着给店铺引流的念头首次尝试直播卖货,在介绍自家店铺服装时吃小蛋糕充饥,结果很多粉丝求购小蛋糕,她联系了商家给出低价,当天居然卖出1000单。

接下来,她开始卖各种零食、美妆、家电、家具,业务越来越广,流量越来越大。伴随着的是整个直播带货行业的兴起,普通人的生活开始被消费主义充斥,“全网最低”的诱惑性价格,“买买买”“剁手党”的口号,让购物成为了一种狂热。

04

失控中画上句号

薇娅成了品牌方赖以仰仗的销售渠道,同时人们惊讶的发现了,相比品牌,以薇娅为代表的头部主播竟然逐步掌握了定价权。

今年双11预售期间,薇娅、李佳琦和欧莱雅打起了价格大战。当发现欧莱雅自家在卖同款商品价格更优惠时,薇娅选择了正面硬刚,语气强硬地点名巴黎欧莱雅“24小时解决问题”。

品牌与直播间长期以来的矛盾被捅破到了明面上,诸多小品牌跳出来喊冤,称“苦直播间久矣”。

而让薇娅们更意外的是,舆论并没有一边倒地站在薇娅这边,消费者开始指责这些头部主播的强势,媒体纷纷指出直播间的低价垄断是否合理。

“一姐”薇娅,在野蛮狂奔中失控

没过多久,雪梨、林珊珊偷税事件东窗事发,两人分别罚款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坊间风声四起,一场针对电商主播的查税风波拉开了序幕。

薇娅的“暴雷”来得非常突然,但也在业内人士预料之中。让人们吃惊的是,其数额竟然如此之巨大。

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她通过隐匿个人收入、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最终相关部门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41亿元。

人民网对此评论道:与雪梨和林珊珊相比,薇娅偷逃税数额更惊人,性质也更恶劣。有网友感叹,“光偷逃税就高达数亿元,该挣了多少?”其实,只要合法,无论挣多少都不会引来仇富。问题是,只要是不干净的钱,挣一分都受诟病。

对于薇娅而言,这场搏命奔跑的野蛮游戏,终于在失控中画上了句号。作为曾经的头部主播、直播一姐,这样的警示作用无疑非常明显。更多的同行和相关从业者敲响了警钟,已有上千人主动自查补缴税款

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这股直播热潮中,培养出来的浮躁消费环境,也正需要这样的正面敲打来让大家冷静下来。

希望一个缺乏理性的直播时代也能就此打住,在更公平公正的环境下健康发展。

文、编辑/Cardi C

来源:外滩TheBun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天牛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薇娅全网被封,直播带货重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