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牛新闻 国内 胡锡进卸任环球时报总编辑 曾称“不奢望羽毛完好无损”

胡锡进卸任环球时报总编辑 曾称“不奢望羽毛完好无损”

原标题:胡锡进卸任环球时报总编辑,曾称“不奢望羽毛完好无损” 

来源:正观新闻

12月16日,胡锡进在社交平台宣布卸任环球时报总编辑职务,他表示已办理退休手续,今后将以特约评论员身份继续贡献力量。

胡锡进卸任环球时报总编辑 曾称“不奢望羽毛完好无损”

据悉,胡锡进已任环球时报总编辑16年,此前曾遭环球时报副总编辑段静涛实名举报。

2021年1月2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人民日报社纪检监察组通报了对此次举报的核查结果。指出段静涛举报胡锡进的问题没有事实依据,举报问题失实,将根据调查结果追究段静涛的纪律责任。段静涛在会上作了深刻检讨,表示对自己的冲动行为非常后悔,向胡锡进和无端受到牵连的同事道歉,将诚恳接受组织作出的处理决定,以实际行动改正错误。胡锡进在会上作了表态发言,表示感谢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社纪检监察组对此事作出的澄清,将和社委会成员一道,加强队伍建设,提升管理水平。人民日报社有关负责同志在会上要求,环球时报社要切实加强领导班子建设和干部监督管理,进一步营造风清气正的干事创业氛围,共同把环球时报办得更好。

胡锡进简历:

胡锡进,男,1960年04月出生,祖籍河南省平顶山汝州,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198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考入北京外国语大学读研究生。1989年获前苏联硕士学位。曾在美国、日本等国采访,并曾进入台湾采访。采写过大量独家新闻,并参与策划了一系列重大新闻采访活动。著有《波黑战地采访手记》一书。

1978年10月—1982年0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本科。

1982年07月—1986年0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87153部队教员。

1986年09月—1989年11月,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系硕士。

1989年11月—1993年03月,人民日报国际部助理编辑、编辑。

1993年至1996年,任《人民日报》常驻南斯拉夫记者,其间深入战火中的波黑,后写作《波黑战地采访手记》一书。

1996年06月—1997年10月人民日报社国际部编辑、主任编辑。

1997年10月—2005年09月,任《环球时报》副总编辑。

2005年09月—2010年06月,任《环球时报》总编辑。

2009年4月,《环球时报》创办英文版,胡锡进兼任英文版总编辑。

2010年06月—2021年12月 ,任《环球时报》总编辑。

相关报道:

胡锡进: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我不奢望自己的羽毛完好无损

在微博沉寂一个多月后,十一月初,《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带着自己的视频脱口秀节目《胡侃》,重返舆论场。

他是当下中国最受争议的媒体总编辑之一。他用自己的方式争取最大的话语权,并认为自己的高明之处正在于找到了与主流价值观的契合之处。

在接受采访时,胡锡进说:“价值观和生存哲学在我这里不是对立的。要能持久发挥影响力,保持长期生存是前提。”

而上微博、署名“单仁平”的社评、自拍、脱口秀,以及或将问世的社论视频版,都是胡锡进充分利用新媒体,以期扩大《环球时报》影响力的步步尝试。

“我已是舆论场的场中之人,有谁进这个场子是为了‘低调’而来吗?如果为了低调,我会选择另一个职业。”他说。

胡锡进,已做准备,从未怯场。

[对话]

澎湃新闻:最近看了你的《胡侃》,一如既往的直白,点赞、嘲讽当然也是一如既往。我只是好奇,舆论场对你并不友好,你为什么就不能选择低调一点,为什么要屡次自己跳出来成为舆论的中心?

胡锡进:我已是舆论场的场中之人,有谁进这个场子是为了“低调”而来吗?如果为了低调,我会选择另一个职业。确实有一些人对我不友好,这个国家主流社会中的人和元素,在舆论场上遇到一些不友好声音的,恐怕不止我一个。作为一位时政媒体的负责人,我想我不该奢望在这个众声喧哗的时代追求自己羽毛的完好无损,甚至我也没有权利这样做。

澎湃新闻:你说你当年是被“骗”上微博的,这次《胡侃》也是吗,是被身边的年轻人撺掇的?还是《环球时报》在新媒体方面的一次新的战略布局?

胡锡进:当年我对社交网站很不熟悉,上微博有那么点是被“骗”上去的。如今我已“身经百战”了,这次是我主动上的。我看好视频在舆论场上未来的渠道优势,我想带着《环球时报》尽量早走一步。我们不可能办个大视频网站,但我们可以在内容方面早些做出自己的特色,打出品牌。

澎湃新闻:我们注意到,这次的脱口秀是你沉默一个月后的“产品”,你这一个多月都是在为此作准备?为什么一个多月没有更新微博?要知道,你的微博几天不更新,就会受到关注,就像前阵子你好多天没更新微博,就开始网传你“出问题”了。你怎么看?

胡锡进:微博沉默的一个多月里,我的确很忙,包括准备“胡侃”栏目上线,还出了一趟国等等。有些人传我为什么那段时间没出声,但大家都能看到我写的社评,能猜到我没有大事,所以我也就没回应。今后也是一样,如果我在微博上失声几天,甚至有一期“胡侃”没出,都不代表什么。总得允许我有在舆论场上“失联”几天的权利。

澎湃新闻:这个脱口秀你筹备了多久?有没有很清晰的目标受众?你打算如何利用好互联网传播这个领域?你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说今后还要出社评的视频版等等,看来你最近的兴趣在视频这块。这是为了更好的输出环时的价值观,还是市场行为?盈利模式有考虑过吗?

胡锡进:“胡侃”筹备了很多个月,关于受众问题,制作方UMG公司比我更专业。他们看好我这方面的潜能,我则希望充分利用新媒体,扩大《环球时报》的影响力。我当然愿意借助这个平台进一步阐述《环球时报》的价值观,但显然不能价值先行,还要讲好故事,实事求是,让视频的受众喜欢看,就是影响力的前提。盈利模式是下一步的事。

澎湃新闻:看你最近和任志强“掐”起来了,你觉得任志强观点的漏洞、或者说偏颇在哪里?你最肯定的自己的思想价值是什么?其由来又是什么?

胡锡进:我和任志强只是互相评了几句,一来二去,给您造成这个印象。我没想与谁掐,我说我的,他们说他们的。我相信多元社会的进步是靠合力推动的,希望大家都对这个合力的总体正向效果做出贡献。

我崇尚乐观积极的处事哲学,也主张各种社会及政治学意义上的浪漫主义都以现实主义为基础。我不赞成总用最好的标准鞭挞现实,我认为我们应追求经过努力有可能实现、而且风险是可控的那些目标。我觉得中国不能冒有可能导致颠覆性后果的风险。这个国家需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是国家稳定的根。

澎湃新闻:前不久你发了个自拍视频,据我所知,反响有好有坏,你依然被各种调侃,你这次做脱口秀的自信是否有上次自拍视频的部分原因?而且脱口秀视频一出,网上立马有了你的表情包,你会不会觉得这是对你的丑化?

胡锡进:上次自拍微视频是一个小尝试,找一找感觉。它与现在的脱口秀不是一个量级。至于有人做了我的表情包,我刚看到时吓了一跳,因为我不知道有这玩意。但当同事们告诉我这不是恶意的,我也就迅速释然了。我还发微博用了其中一个表情。

澎湃新闻:记得上回采访你的时候,你说,《环球时报》只是一个名字,《环球时报》也可以办得跟《南方周末》一样,关键看谁来办。所以你认为《环球时报》现在走的这条路与你个人的价值选择是高度契合的。但外界依然认为这是你的生存哲学。你上次也说,“没有人完全不考虑自己,完全不考虑自己的集体利益,就《环球时报》而言,我们对个人利益和对集体利益的考虑,应该是正常的。”

胡锡进:价值观和生存哲学在我这里不是对立的。要能持久发挥影响力,保持长期生存是前提。我的生存哲学并没有不正常,有些人感到诧异,那是因为他们对媒体行业不了解,加入了太多他们自己的想象。《环球时报》的话题领域很宽,前沿的话题我们都在努力触及。我们能在这种情况下得到较为安稳的生存,这既有我们的智慧,也是时代进步的表现。

微博热议

责任编辑:张建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天牛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河北省继续发布大风蓝色预警信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