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牛新闻 军事 “初起之兵遇敌,决战为上” 王余佑的《乾坤大略》

“初起之兵遇敌,决战为上” 王余佑的《乾坤大略》

  来源:中国国防报

“初起之兵遇敌,决战为上”  王余佑的《乾坤大略》

王余佑著《乾坤大略》

  《乾坤大略》也称《兵鉴》,是一部专论战略的兵学著作,共10卷,另有《补遗》1卷。作者王余佑(公元1615年-公元1684年),字申之,自号五公山人,直隶新城(今河北省高碑店市新城镇)人。作者在《跋》中明确《乾坤大略》的写作主旨主要是谈兵略:

  “此非谈兵也,谈略也。”

  抱定这一目标,有关战争的其他内容,如选将、练兵、安营、布阵、器械、旗鼓、间谍、向导、地利、赏罚、号令等,均不在论列。王余佑专论“王霸大略”,纵览天下大势,探究帝王成败,试图为一朝一代“扭转乾坤”。

  进兵方略

  关于进兵方略,《乾坤大略》主要探讨了进兵方向和进兵路线。王余佑将进兵方向作为首要问题提出,列为第一卷的主题,视其为“王霸大略”之首。他指出,为将者必须要“先知所向”,选准并明确进兵方向。

  在王余佑看来,兵家所贵者有二,即“贵进取”和“贵疾速”。“贵速”的主张,实则源自孙子。孙子曾言“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又说“兵贵胜,不贵久”,主张速战速决。王余佑高度认同这一观点,他说:

  “兵之未起,其说甚长,不必详也。已起矣,贵进取,贵疾速。进取则势张,疾速则机得,呼吸间耳,成败判焉!”

  王余佑的思考并未止步于此,他进一步强调找准进兵方向,即“不可不知所向”,否则,进兵速度越快,距离正确目标越远。对于正确的进兵方向,王余佑指出,敌方虚弱之处就是我方的进攻方向:“而所向又以敌之强弱为准。”敌方虚弱,则可直冲其腹地,取敌要害;如果在进兵方向上遇到强敌,那就应“翦其旁支”,攻击其羽翼,设法削弱敌军,寻找继续进兵的机会。

  在明确进兵方向后,就需要选择进兵道路。进兵之道,并非固定于一途,而是既有正道,也有奇道。正道不必多言,向来是兵家容易看到并最先选择的,但这不一定是最佳进兵之道。关于进兵路线,王余佑更强调“奇道”,他认为将帅进兵必识“奇道”:

  “然不得奇道以佐之,则不能取胜。”

  不懂得“奇道”之将,只能是“愚主”或“黯将”。

  决战方略

  找准进兵方向和进兵路线之后,就会与敌交战,进而迎来与敌决战的时机。对于决战方略,《乾坤大略》也提出了一系列主张。

  在王余佑看来,初起之兵一定要慎重接战。如遭遇敌军,对战已难以避免,就一定要当作决战来打,即“初起之兵遇敌,以决战为上”。与敌决战的具体方法,《乾坤大略》总结有3点:

  第一是“出奇设伏”。“出奇”和“设伏”是诡道之术,可以一分为二,但也可视为一途,即使用奇法击退敌军。王余佑将其奉为决战谋略的不二之选。第二是“善于招降”。王余佑指出,“乘胜略地,莫过于招降”,因此可将“招降”作为决胜方略。第三是“必取要害”,攻击对方关键之所。孙子用兵,主张“夺其所爱”:“先夺其所爱,则听矣。”这里的“所爱”,往往也是要害之地。王余佑认为,如果攻占要害之地,则可以有效避免“屈力殚货”和“钝兵挫锐”的难局,理应成为战略决策的首选之地。

  从决战的角度出发,王余佑强调应对速决战辩证看待。他指出,用兵固然贵速,但要想克敌制胜也不能一味求速。他以“博虎”为例对此进行说明,如果发力过早或者用力过猛,必将为虎所伤;若徐徐图之,静等其疲惫,则可采用张设罗网和挖掘陷阱等方法捉住老虎。用兵的道理与此相仿,需要等待合适时机,做好前期准备:

  “吾之用兵,自初起以至于势成,敌境日蹙而力亦日专,此亦负隅之虎也。吾欲一举而毙之,岂可不厚为之防哉?”

  由此可见,高明的战略家,并不是一味求速,更不会急于求成,而是懂得以退为进和一张一弛。也就是说,并非遇事都要力求“一举而毙之”,应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对待,该速则速,当缓则缓。

  备战方略

  对于备战方略,王余佑从防守、立国、屯田、蓄势等4个方面加以论述。

  王余佑认为,要想做好防守,“必审形胜”,即懂得据险而守,懂得防守要领。他指出,要想立于不败之地,在立国之时就应有合理规划,而且有规模。在强调占据形胜和拥有地利之外,王余佑也就立国方略的其他内容,如经济措施、选人用人等问题进行了总结。在打破旧制、建立新规时,必须得到民众的拥护,才能确保己方能够始终立于不败之地。

  在备战和立国方略中,财政管理是重点内容。如何保证三军足食,始终是政治家和军事家的头等大事。王余佑就此提出“必资屯田”的方略。战争消耗巨大,需要保证有足够的后勤补给。在“掠无可掠”和“无法转输”的情况下,作者认为解决办法就是屯田。当然,屯田也需讲究方略,区别不同情况,比如要区分平时与战时、兵屯与民屯等。王余佑指出:

  “屯田一着,所谓以人力而补天工也。其法不一,或兵屯,或民屯。大抵创业之屯与守成之屯不同。”

  总之,他认为屯田是解决备战和立国问题的根本国策和长远之计。

  就备战而言,王余佑格外重视“蓄势”,认为将帅要想求得“全胜之术”,必须懂得“蓄势”和“蓄力”。他指出:

  “故欲克敌者,强其势,厚其力,然后堂堂阵、正正旗,声罪致讨而施戎索,乃全胜之术也。不然,吾宁蓄全力以俟之。”

  求得全胜之术是每个军事家追求的目标,但在实际中很难做到。既然如此,如果不能在战场上求得全胜,就应保持头脑冷静,学会韬光养晦、蓄势待发。

  王余佑所论战略学内容,既包括孙子所说的“修道保法”,又包括“上兵伐谋”“兵贵神速”和“以奇用兵”等内容。与孙子不同的是,在《乾坤大略》中,作者论述这些战略思想时,更多结合了历代经典战例,而且当长则长、当短则短,恰到好处地论证了己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天牛新闻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admin

“空中李向阳”的研制背后 下马的歼12设计竟如此超前

历经多次战争检验 水下幽灵:潜艇与蛙人的邂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